商標法律業務專業委員會(2019年4月)

发布于: 2019-04-19 阅读数: 142

業務資訊

二十、(320日)上下遊産業鏈商品是否構成類似商品?

2015921日,廣州和峻貿易有限公司獲准注冊了“JCB及圖”商標(下稱訴爭商標),核准使用在第17類商品上。J.C.班福德挖土機有限公司(下稱班福德公司)以訴爭商標與其在先申請注冊的第4669614號商標(引證商標一,核定使用在第7類商品上)和第4669613號商標(引證商標二,核定使用在第12類商品上)構成近似商標爲由,向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下稱商標評審委員會)提起商標權無效宣告請求。在請求被商標評審委員會駁回後,班福德公司提起行政訴訟。

  北京知識産權法院經審理後認爲,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二構成使用在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判決撤銷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的被訴裁定。

【法律分析】

  人民法院審查判斷相關商品是否類似,應當考慮商品的功能、用途、生産部門、銷售渠道、消費群體等是否相同或者具有較大的關聯性。該案中,訴爭商標指定使用的商品與引證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在區分表中雖不屬于同類商品,但訴爭商標指定使用的商品屬于引證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的原材料,兩者屬于上下遊産業商品的關系。上遊産業商品的功能、用途在于制造下遊産業商品,在銷售渠道、消費群體上大多面向下遊的生産企業,而下遊産業商品的功能、用途在于直接用于使用或消費,在銷售渠道、消費群體上大都直接面對終端消費者,從表面上看,上下遊産業商品在功能、用途、消費渠道、消費群體等方面似乎並不相同,但從實質上看,上下遊産業商品具有包含與被包含的關系,關聯性極強,應當被認定爲類似商品。因此,在判斷商品是否類似的問題上,不應只作功能、用途、消費群體等方面的橫向並列比較,還應從是否具有包含與被包含關系、是否屬于上下遊産業商品等方面進行縱向垂直的多方位、全面的比較。

消息來源:中國知識産權報

二十一、(321日)异地同行起纷争 谁动了谁的“稻香村”?

近日,北京知識産權法院作出判決認定,北京蓮香苑食品有限公司(下稱北京蓮香苑公司)在其生産銷售的月餅産品外包裝標的顯著位置突出標注“稻香村股份有限公司”字樣,對蘇州稻香村食品有限公司(下稱蘇州稻香村公司)構成不正當競爭。北京蓮香苑公司需承擔停止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爲,並賠償蘇州稻香村公司經濟損失15萬元及合理支出1萬元的民事責任。

記者了解到,201421日,北京蓮香苑公司與香港稻香村公司簽訂食品質量安全監制合同,其中載明監制産品包括北京蓮香苑公司生産的季節性食品(月餅),産品監制的時間範圍自201421日至2018131日止,香港稻香村公司同意北京蓮香苑公司在其監制時間範圍內生産的前述監制産品標簽上標注“稻香村股份有限公司監制”字樣。

2015年的中秋節前月餅上市之際,北京市多家超市內銷售北京蓮香苑公司月餅産品的櫃台前,出現了蘇州稻香村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和公證人員的身影。

記者了解到,引起苏州稻香村公司关注的,是北京莲香苑公司生产销售的一款名为“‘京稻’月饼/兔爺邀約”的産品(下稱涉案産品)。該産品外包裝正面下部以較大字體標注有“稻香村股份有限公司監制”字樣,正面右側標注有“京稻?”標識,背面産品信息居中位置印有“監制商:稻香村股份有限公司”等字樣。

蘇州稻香村公司認爲,北京蓮香苑公司在涉案産品正面突出使用“稻香村股份有限公司”字樣,明顯存在攀附其“稻香村”字號商譽的故意,易使相關公衆誤認爲涉案産品系蘇州稻香村公司生産或二者存在關聯關系,對其構成不正當競爭。據此,蘇州稻香村公司向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北京蓮香苑公司停止在其生産銷售的産品上使用“稻香村”字樣,並賠償其經濟損失50萬元及合理支出2.9565萬元。

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北京蓮香苑公司停止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爲,並賠償蘇州稻香村公司經濟損失15萬元及合理支出1萬元。

北京蓮香苑公司不服一審判決,隨後向北京知識産權法院提起上訴。

經審理,北京知識産權法院認爲,從涉案標識的使用方式上看,雖然北京蓮香苑公司在涉案産品外包裝上使用了其自有“京稻”商標,但鑒于該商標中含有“稻”字,而且北京蓮香苑公司在涉案産品外包裝的正面亦突出使用了“稻香村股份有限公司監制”字樣,二者結合,對于一般消費者而言,在無其他顯著文字加以區分的情況下,上述使用方式易使消費者的注意力集中在“稻香村”字樣上,明顯存在攀附蘇州稻香村公司“稻香村”字號商譽的故意,而且在蘇州稻香村公司的“稻香村”字號已經廣泛使用、爲公衆所知悉的情況下,北京蓮香苑公司的上述行爲易造成消費者對涉案産品的來源發生混淆誤認,其行爲對蘇州稻香村公司構成不正當競爭。綜上,北京知識産權法院判決駁回北京蓮香苑公司上訴,維持一審判決。

消息來源:中國知識産權報

二十二、(326日)侵犯丹麦“嘉士伯”商标权 山东“嘉士伯” 一审被判百万并更名

近日,北京市石景山區人民法院審結了原告卡爾斯伯格有限公司(簡稱卡爾斯伯格公司)訴被告山東嘉士伯啤酒有限公司、張某、山東金孚龍啤酒有限公司、戴某涉及世界知名啤酒品牌“嘉士伯”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法院一審判決認定被告嘉士伯公司、金孚龍公司、戴某均實施了侵害原告卡爾斯伯格公司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爲,嘉士伯公司還單獨實施了企業名稱仿冒和虛假宣傳兩項不正當競爭行爲。綜上,判令嘉士伯公司、金孚龍公司立即停止生産、銷售帶有侵權標識的啤酒商品,戴某停止銷售涉案侵權商品,對原告關于判令嘉士伯公司賠償其經濟損失973709元以及訴訟合理支出106291元,共計108萬元的請求予以全額支持。由于金孚龍公司並未實施不正當競爭行爲,故判令金孚龍公司對上述經濟損失中的80萬元及訴訟合理支出兩項共計90余萬元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同時,判令嘉士伯公司立即停止在企業名稱中使用“嘉士伯”字號並變更登記其企業名稱。

  原告卡爾斯伯格公司起訴稱,其是世界最大的釀酒集團之一,其名下的“嘉士伯”啤酒世界知名,且在第32類“啤酒”等商品上擁有多件帶有“嘉士伯”和“Carlsberg”的知名度很高的有效注冊商標。被告嘉士伯公司、金孚龍公司未經原告許可,生産或銷售了侵犯原告商標權的啤酒,被告張某作爲嘉士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唯一股東,應承擔連帶責任。被告戴某在其經營的淘寶店中銷售了侵犯原告商標權的啤酒。此外,嘉士伯公司使用與原告知名商標“嘉士伯”相同的企業字號,在宣傳銷售中故意使用嘉士伯等簡稱和“純正的歐洲口味”等用語,構成不正當競爭。

  法院經審理查明,原告卡爾斯伯格公司系涉案7枚“嘉士伯”“Carlsberg及圖”等系列注冊商標的專用權人,且涉案商標在中國具有較高知名度和影響力。

  關于商標侵權,石景山法院認爲,被訴侵權標識出現在公證購買于金孚龍公司經營場所及戴某經營的淘寶網店鋪的啤酒商品上或相關宣傳中,且被訴侵權商品內外包裝上多次出現“山東嘉士伯啤酒有限公司監制”“授權生産商:山東金孚龍啤酒有限公司”等字樣。各被訴侵權標識分別與原告享有的6枚涉案商標,在構成要素、要素位置及排列組合方式、設計風格和整體視覺效果等方面高度近似,極易導致公衆混淆誤認,已構成在相同商品上使用與原告涉案注冊商標相同商標、或使用近似商標且容易導致混淆的情形。嘉士伯公司、金孚龍公司共同實施了生産、銷售被訴侵權商品的行爲,嘉士伯公司單獨實施了在宣傳推廣時使用與涉案商標相同或相近商標的行爲,均侵犯了原告涉案注冊商標的專用權,應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等法律責任。戴某銷售了被訴侵權商品但能證明其進貨渠道且支付了合理對價,應承擔停止銷售的法律責任。現無證據及事實證明張某個人實施了涉案侵權行爲,因此不能僅憑其法定代表人及唯一股東身份即認定其應爲涉案侵權行爲承擔法律責任。

  被告嘉士伯公司雖否認生産、銷售被訴侵權商品,但未提交任何有效力的證據證明系有人冒用其名義從事相關經營活動。被告金孚龍公司亦否認被訴侵權商品由其生産銷售且否認與嘉士伯公司存在合作關系,但在原告已提交初步證據的情況下,其僅進行反駁而未提交任何證據,且被告金孚龍公司無法對原告人員及公證人員到其經營場所實地公證購買十余箱被訴侵權商品的事實給予合理解釋。故對上述抗辯均不予采信。

  關于不正當競爭,石景山法院認爲,被告嘉士伯公司成立于201512月,在無任何正當理由或合法授權許可情況下,其將原告知名注冊商標作爲企業字號使用,並從事同類商品的生産經營,極易導致一般公衆的混淆誤認,認爲其與原告之間存在特定關系,該行爲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明顯具有攀附原告商譽獲取不正當競爭優勢的主觀故意,構成不正當競爭。此外,被告嘉士伯公司在其網站“品牌文化”一欄中使用“……結合之下釀造出純正的歐洲品味,在全球超過150個國家廣受歡迎。在超過160年的時間裏,山東嘉士伯將各方好友引領一堂”等宣傳用語,明顯指向原告卡爾斯伯格公司及其“嘉士伯”品牌和商品,而與嘉士伯公司無關,足以造成相關公衆誤解,屬于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行爲。且結合本案具體情況,即使嘉士伯公司規範使用其企業名稱亦會導致一般公衆混淆誤認,故其應當變更企業名稱以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爲。

本案系一起重大疑難複雜的涉外案件。不僅涉及來自丹麥的世界最大釀酒集團之一卡爾斯伯格公司及其名下國際知名的“嘉士伯”啤酒品牌和注冊商標,且涉及對原告7枚“嘉士伯”“Carlsberg及圖”等系列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犯和3個不正當競爭行爲。本案的處理結果對于規範企業命名及其使用行爲及平等有效地切實維護涉外權利人合法權益等具有典型意義。

消息來源:中國法院網

二十三、(328日)浙江正泰訴江蘇正泰侵權,索賠600萬元

本报讯 因对方生产、销售带有“正泰”等字样的商品,浙江正泰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浙江正泰)以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为由,将江蘇正泰电气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蘇正泰)、温州索创电气有限公司(下称索创电气)诉至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315日,法院開庭審理了該案,庭審中,雙方均表示不接受調解,該案將擇期宣判。

浙江正泰訴稱,其擁有的“正泰”商標多次被認定爲中國馳名商標,具有較高的知名度、美譽度。江蘇正泰未經許可在其産品、網站、經營場所使用“江蘇正泰”“正泰集團”等文字,在商品包裝上標注“www.江蘇正泰.com”,索创电气未经许可销售该产品,两被告均构成商标侵权。另外,江蘇正泰将企业名称更改为“正泰”并持续使用,且在自己设立的5個分公司均沿用該名稱,兩被告注冊並使用包含浙江正泰注冊商標的中文域名,均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爲。浙江正泰請求法院判令兩被告停止商標侵權及注銷涉案域名,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600萬元。

庭审中,江蘇正泰辩称,其在市场上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其行为不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其使用“正泰”作为企业字号最早是在19951月,領取“揚中市正泰實業公司”營業執照是19973月,变更为“江蘇正泰电器集团公司”营业执照是199712月,浙江正泰獲得僅用“正泰”文字作爲注冊商標是19987月。此外,2003年双方就同时使用“正泰”作为企业字号达成了互不干涉及合作共赢的共识,自身致力于与浙江正泰的合作,主观上没有侵权故意。目前,江蘇正泰在产品上完整标注其企业名称、地址、电话及注册商标,产品铭牌下方标注“江蘇正泰”,告知消费者产地为江苏,不会造成混淆。

索创电气辩称,江蘇正泰企业名称是合法有效存续的,自己经过其合法授权委托,按照其指示和要求生产、销售涉案产品,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且浙江正泰公证保全的被诉侵权产品、网页上均未突出使用“正泰”商标,故不构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

消息來源:中國知識産權報

二十四、(328日)真假阿道夫商標之爭

  官網顯示,廣州阿道夫個人護理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阿道夫”)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專業從事高端洗護研發及銷售的現代化大型民營企業。旗下阿道夫品牌提倡“生態洗護”的保養理念,爲消費者打造匠心洗護的專研産品。目前,阿道夫品牌已經成爲高端洗護市場最暢銷的産品之一。

  目前,阿道夫天貓官方旗艦店共有173萬粉絲,銷量最高的阿道夫輕柔亮澤絲滑洗護産品有19.6萬筆交易,位列第二的産品銷量有4萬件。而滋源天貓旗艦店共有粉絲219.1萬人,銷量最高的産品有3.97萬人付款。寶潔旗下的海飛絲入駐在寶潔官方旗艦店中,銷量最高的海飛絲産品有5.84萬人付款。

  就在阿道夫品牌火熱銷售的同時,大量帶有“阿道夫”標識的産品也紛紛湧現。登錄國産非特殊用途化妝品備案服務平台可以查詢到,阿道夫洗護産品最早備案時間在201542日,在同類型洗護産品中,此後出現的帶有“阿道夫”字樣的品牌或産品大量存在。其中,包括備案時間在2016127日的“寶利阿道夫”及20177月出现的“谷蕊 阿道夫”“添姿色?阿道夫” “柏爵阿道夫” “郎奇丝香薰阿道夫” “恋尚 阿道夫” “雅利阿道夫” “名典阿道夫” “LISMIER闪柔阿道夫” “ 欧兰玉雪阿道夫”等。

 近年來,阿道夫頻頻陷入商標侵權之爭。20181221日,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發布的公告顯示,廣州阿道夫個人護理用品有限公司對“蘇泉阿道夫”商標提出異議,並根據《商標法》第三十條、第三十五條規定,決定第23230900號“蘇泉阿道夫”商標不予注冊。

  2019115日,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發布的《關于第17881190號“寶利阿道夫BAOLIADAOFU”商標無效宣告請求裁定書》顯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三十條、第四十四條第三款、第四十五條第一款和第二款、第四十六條的規定,裁定爭議商標予以無效宣告。

  326日,阿道夫獨家回複北京商報記者稱,阿道夫頻頻陷入商標侵權之爭是阿道夫品牌在市場上銷售過于火熱導致的。

  資深品牌營銷專家張兵武也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阿道夫頻頻陷入商標之爭主要是因爲産品銷售火熱,其他公司利用消費者對品牌的信任打擦邊球,從而分得“正牌”的紅利。

資深營銷人、智雲圖品牌咨詢公司創始人姜曉峰則指出,在日化行業中,人們熟知的衆多洗護産品均存在一定的假冒僞劣産品,阿道夫只是市場縮影。未來,解決日化産品的市場亂象問題仍有待國家、消費者以及企業的共同努力。

消息來源:中國知識産權報

二十五、(328日)因为“捕鱼”起纷争 孰为“达人”见分晓

作爲一款以深海狩獵爲題材的休閑競技遊戲,《捕魚達人》于2010年前後一度風靡全國。而圍繞著“捕魚達人”商標,卻引發了兩家企業一場激烈的權屬爭奪。

近日,雙方糾紛有了新的進展。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日前作出終審判決認爲,濟南千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千貝公司)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在第9262824號與第9274646號“捕魚達人”商標(下統稱爭議商標)申請注冊日前,其已在與爭議商標核定使用的計算機遊戲軟件、光盤及(在計算機網絡上)提供在線遊戲、娛樂(下統稱涉案商品及服務)相同或類似的商品及服務上使用“捕魚達人”商標並具有一定影響,上海波克城市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波克公司)在涉案商品及服務上申請注冊爭議商標,並未構成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千貝公司已經使用並有一定影響的商標。

至此,波克公司終于化解了“捕魚達人”商標在其關鍵商品及服務類別上被宣告無效的“危機”,原商標評審委員會(下稱原商評委)對爭議商標在涉案商品及服務上予以無效宣告的裁定被撤銷,並需就爭議商標在涉案商品及服務上是否應予維持注冊重新作出裁定。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爲,千貝公司提交的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于爭議商標申請注冊日前,在與涉案商品及服務相同或類似的商品及服務上使用了“捕魚達人”商標並具有一定影響,而且“捕魚達人”作爲遊戲名稱本身在很大程度上是對于遊戲內容的描述,弱化了相關公衆將“捕魚達人”與千貝公司進行聯系的程度,爭議商標在涉案商品與服務上的申請注冊並未構成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千貝公司在先使用並有一定影響的商標,遂判決駁回千貝公司上訴,維持一審判決。

消息來源:中國知識産權報

二十六、(329日)商标保驾护航 品牌行稳致远

2018年,中國申請人提交馬德裏商標國際注冊申請6900件,同比增長7.9%,位列全球第三。這是世界知識産權組織(WIPO)日前發布的2018年馬德裏體系國際商標注冊申請量數據。從2016年的3200件到2017年的5230件,再到2018年的6900件,我國申請人在馬德裏體系框架下的國際商標注冊申請量飛速增加,已與2018年排在全球第二位的德國(7495件)相距不遠。

進入馬德裏體系便可以在全球120余個國家申請商標保護,是企業進行商標全球布局的有效手段和主要途徑。近年來,我國的國際商標注冊申請量的不斷走高,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隨著我國企業“走出去”步伐持續加大,對打造以商標等知識産權爲基礎的“中國品牌”的需求進一步釋放,知識産權布局意識的不斷增強,中國企業在全球市場上的競爭力不斷加強,“中國品牌”地位不斷上升。但是,中國企業在全球的商標布局和商標保護意識跟不上“出海”的航速,亟待“提速”。

“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實施,我國企業國際競爭力不斷加強,國産品牌在國際市場日漸引人注目,隨之而來的是,我國商標在海外被頻繁搶注。”在不久前結束的2019年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常委、全國工商聯副主席、正泰集團董事長南存輝介紹,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我國約有超過80件商標在印度尼西亞被搶注,有近100件商標在日本被搶注,有近200件商標在澳大利亞被搶注。尤其是知名商標在海外被搶注事件頻發,如“鎮江香醋”商標在韓國被搶注、“王致和”商標在德國被搶注等,商標搶注已成爲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攔路虎”。

北京市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知識産權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導師馬一德認爲,大國博弈和經濟競爭已鮮明地表現爲品牌經濟競爭,在新時代提升對外開放水平,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的進程中,品牌經濟代表著供給結構和需求結構的升級方向,已成爲衡量一個國家綜合國力的重要依據,也成爲檢驗一個企業能否生存發展的重要指標。

消息來源:中國知識産權報

二十七、(330日)商標專用權起底江小白品牌風波

屢屢憑借潮流營銷引發行業討論的“網紅”白酒品牌江小白,這次再度成爲焦點卻是因爲商標爭議。330日,北京商報記者獲悉,江小白與重慶江津酒廠(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津酒廠”)之間的商標官司,江小白被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駁回了商標訴訟請求。這一判決書也讓部分行業聲音認爲,江小白公司將無法擁有“江小白”商標專用權。不過,江小白方面隨後發布聲明稱,除江小白自己以外,無任何酒企持有“江小白”商標。一時間,圍繞“江小白”商標的“李鬼門”正拉開大幕。

圍繞“江小白”商標,江小白與江津酒廠之間已經進行過多輪角力。從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在20181225日發布的行政判決書中可以看到,江津酒廠與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選委員會因商標權無效宣告行政糾紛一案,不服北京知識産權法院的判決,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在此次上訴中,江津酒廠認爲,江小白公司以欺騙或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訴爭商標,要求宣告訴爭商標無效。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判決書顯示,基于雙方提供的證據,法院認爲,江津酒廠的部分主張成立,對于商標評選委員會以及江津酒廠的上訴請求予以支持,而江小白的訴訟請求則被駁回。

事實上,此次判決之前,江津酒廠與江小白之間的訴訟曾在北京知識産權法院展開。在這次訴訟中,江津酒廠認爲,作爲多款商標申請人的江小白,原爲江津酒廠的經銷代理商。並且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選委員會在相關商標無效宣告案中已認定,江小白作爲江津酒廠的經銷商,申請注冊爭議商標惡意明顯,已撤銷相應的商標。但江小白方面則認爲企業自身程序合法,請求駁回江津酒廠的相關訴求。隨後北京知識産權法院也以江津酒廠的訴訟理由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爲由進行駁回。

雙方爭議的焦點,在于涉及爭議的商標注冊申請日之前,由于江小白爲江津酒廠的經銷商,兩者存在一定的合作關系,同時江小白的法人陶石泉曾與江津酒廠有關于商標設計稿的郵件往來。但與此同時,江津酒廠方面卻未提交有關其享有著作權的證據,無法認定著作權。雙方各執一詞,訴訟戰線也拉長至今。

這一爭端的關鍵,就在于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所支持的主張中的“部分”字樣。而在公開信息中,隨著事件的發酵,“部分”逐步演變成對于江小白未來已不再能使用“江小白”商標的探討。

對此,江小白副總裁劉鵬在330日晚間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網上傳播的這一消息失實,涉及爭端的並不是江小白涉及的全部商標。隨後,江小白創始人陶石泉在其朋友圈發布官方聲明,稱目前江小白公司在中國已經注冊百余件“江小白”商標,並且依法可以使用,産品也能夠正常銷售。暫時無效的商標僅僅是名下注冊的第10325554號商標。

酒業營銷專家蔡學飛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江小白事件,從法理上看很簡單,即江小白在品牌保護層面有缺失,但是不會實質影響企業的品牌形象與銷售。從短期情況來看,或許會存在品牌混淆視聽的情況。但長期看,因爲江小白的消費者品牌偏好明顯,也會有辨別能力,所以不會帶來實質性的傷害。不過,融澤咨詢酒類營銷專家劉曉威也提醒,對商標來說,重要的不是“江小白”擁有多少個品類、多少個“江小白”的注冊商標,關鍵是他人具有合法使用“江小白”的可能性。盡管可能性較小,但從實際情況來看,品牌保護的大門已經被推開。在這種情況下,江小白團隊如何做好“江小白”品牌運營、如何構建品牌保護的護城河、如何不斷鞏固與完善品牌的知識産權體系,將極大考驗企業團隊的品牌運營智慧。

消息來源:北京商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