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標法律業務專業委員會(2019年4月)

发布于: 2019-04-19 阅读数: 595

業務資訊

九、(311日)商標與商號相同引紛爭,法院認定老字號享有在先商號權益——“賈寨任家”不許他人“攀親”

在河南地區,當地人對于老字號賈寨任家豆腐幹有著難以割舍的情懷。而圍繞著“賈寨任家”四字,同位于河南省商丘市的兩家食品經營企業卻産生了一場糾葛。

近日,雙方紛爭有了新的進展。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日前作出終審判決,對商丘市豐禾食品有限公司(下稱豐禾食品公司)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根據商標局發布的第1630期商標公告顯示,豐禾食品公司第8783044號“賈寨任家”商標(下稱訴爭商標)在豆腐制品上的注冊已被宣告無效。

消息來源:中國知識産權報

十、(311日)遏制“傍名牌”,需打“組合拳”

日前,某企業申請注冊的“阿京騰百”商標被初步審定並公告,一時間在業界引起了不小的爭議——“這不就是互聯網巨頭阿裏巴巴、京東、騰訊、百度的首個漢字的組合嘛!”筆者在中國商標網上查詢到,該企業不只提交了一件“阿京騰百”商標的注冊申請,而是提交了45件“阿京騰百”商標的注冊申請,涵蓋了45類商品與服務。據了解,阿裏巴巴、京東、騰訊、百度4家公司已聯合對“阿京騰百”商標提出了異議申請。這種涉嫌拆分、組合他人商標進行注冊的做法,也令不少企業直呼:商標申請太瘋狂,簡直令人防不勝防。

“阿京騰百”商標的注冊申請看似合法,但筆者認爲,這種商標申請行爲並不合理。近年來,商標領域的“傍名牌”“搭便車”以及用于“碰瓷”的商標申請等行爲,嚴重擾亂了市場經濟秩序和商標管理秩序,需要國家和企業聯手,共同打出一套“組合拳”,營造風清氣正的營商環境。

消息來源:中國知識産權報

十一、(312日)明星潮牌不能拿冒犯當個性

李晨和潘玮柏創辦的潮牌,在申請“MLGB”商標時,先是被商標評審委員會裁定“含義消極、格調不高”未予批准,在上訴至北京知識産權法院、北京高院後,得到的終審判決結果是“駁回上訴,維持原判”,“MLGB”最終被認定爲無效商標。

通過在社交媒體以及一些渠道上的宣傳,“MLGB”已經有了一定知名度,這是申請方不願放棄的主要原因。雖然給出了商標是“My Lifes Getting Better”的縮寫這個解釋,但誰都知道,這是掩耳盜鈴,改變不了其所謂“縮寫版”的髒話本質。商標評審委員會與法院先後將其駁回,是有著足夠理由的,如果一路綠燈通過,反而是咄咄怪事。

在明知“MLGB”有違語言文明的狀況下而去申請商標,已經涉嫌“惡意注冊”,如果這還不足以證實,那麽該潮牌同時申請的“caonima”商標,則很好地說明,他們把網絡上流行的髒話轉化爲商業收益的目的是明顯的,再怎麽高大上的解釋,都沒法幫他們遮掩投機取巧、反過來想要消費“消費者”的意圖。

國內明星潮牌的興起,是對國外娛樂圈的一種仿照。據了解,十大華人明星潮牌中,有8個是英文標識,這反映出明星潮牌把“國際化”當成了首要印象來進行運營,以此迎合年輕人的消費心理。“國際化”以及明星的“個性化”,是消費者追捧潮牌的兩大理由,但“低俗化”肯定不是,把低俗當個性,更是對年輕消費群體的一大誤解,是粗暴地把更大範圍的消費者,往狹隘的“極端個性群體”中驅趕。

當明星潮牌借助名人影響力,對不雅商標進行強力推廣的時候,一定程度上也算是一種挑戰甚至挑釁。商標評審委員會與法院的駁回,也因此具有了對申請方的一種保護作用,不排除真正申請成功後,會因爲不喜歡的人太多而對其旗下其他品牌産生壞印象。

消息來源:中國青年報

十二、(313日)抢注侵权频发 茶饮商标迷人眼

U卷燒餅、真假鹿角巷、滿大街的“貢茶”……近年來茶飲行業商標搶注、侵權現象頻繁發生,不僅消費者難以分辨,加盟商也是一頭霧水,許多商標“正主”苦不堪言。

根據美團點評201812月發布的《2019中國飲品行業趨勢發展報告》,2018年我國茶飲市場全面爆發,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全國現制茶飲門店數達到41萬家,一年內增長74%。與此同時,商標侵權現象時有發生,但有效的維權很難。

以喜茶爲例,其原名“皇茶”,由聶雲宸在廣東江門創立,但由于“皇茶”商標始終無法注冊成功,在不受法律保護的情況下面臨大批山寨門店困擾,因此在2016年被迫更名爲“喜茶”並持續維權。天眼查顯示,截至目前其商標侵權訴訟多達30余起。

此外,通過抖音走紅的“答案茶”也由于商標搶注範圍不同、涉及商標授權轉讓等問題,出現了多家主體爭搶商標的情況。河南盟否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廣州美西西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河南答案茶餐飲有限公司、廣州鼎瑞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等企業均聲稱自己擁有“答案茶”唯一合法商標。

鹿角巷、河南盟否答案茶等多個茶飲品牌負責人曾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很多茶飲品牌都遭到過商標惡意搶注,實際運營方則受制于侵權範圍廣、訴訟周期長等因素無法快速達到維權效果,導致加盟商和品牌利益受損。

德恒上海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潘娟娟律師認爲,茶飲、小吃等品牌火爆周期短,熱度往往只能保持一段時間。不少公司正是看中這一點,做起短期加盟賺快錢的生意,一旦品牌熱度褪去便迅速推出新品牌,這也爲企業維權增添了難度。即使部分品牌經曆1-2年維權最終勝訴,也不排除敗訴方在訴訟期間繼續開展加盟,權利方的市場份額已經無法彌補。更甚者,敗訴方也可能早已做空公司或轉換其他公司繼續開放加盟。

消息來源:新京報

十三、(314日)“阿裏巴巴幣”宣布與阿裏達成商標糾紛和解

312日消息,援引路透社消息,位于迪拜的加密貨幣公司阿裏巴巴幣基金會(Alibabacoin Foundation)宣布,對“以前使用Alibabacoin”引起的任何公衆混亂表示遺憾,作爲與阿裏巴巴訴訟和解協議的一項內容,該公司將停止使用“Alibaba”字樣。如今,ABBC Foundation的加密貨幣被稱爲“ABBC Coin”。

據環球網科技此前報道,去年4月,阿裏巴巴集團向美國法院提起訴訟,指控迪拜加密貨幣公司“阿裏巴巴幣基金會”使用一種名爲“阿裏巴巴幣”的加密貨幣籌資逾350萬美元,涉嫌侵犯其商標權,旨在讓消費者誤以爲“阿裏巴巴幣”與中國電商巨頭相關或得到其支持。

隨後,曼哈頓的一家美國聯邦地方法院隨即發布了針對阿裏巴巴幣的臨時禁令。

對此,阿裏巴巴幣代理律師回應表示,“阿裏巴巴幣無意侵犯阿裏巴巴知識産權,因爲這一詞彙並非源自中國,而是源自中東地區民間故事《阿裏巴巴和四十大盜》中主人公的名字。

法官保羅?奧肯(Paul Oetken)在判決中表示,對初步禁令的重新申請已經獲批。這一禁令“禁止被告在美國任何地點使用阿裏巴巴的商標,正如阿裏巴巴在初步禁令申請中定義的那樣,同時還包括任何詞語、條款、名稱、標志或設計,以及任何造成混淆或可能損害阿裏巴巴商標獨特性的標志、圖像或描述”。

日前,Alibabacoin Foundation宣布,對“以前使用Alibabacoin”引起的任何公衆混亂表示遺憾。雙方已達成一項協議,將與阿裏巴巴簽署一項長期的全球性和解協議,阿裏巴巴幣將停止使用“Alibaba”字樣。如今,ABBC Foundation的加密貨幣被稱爲“ABBC Coin”。

消息來源:环球网

十四、(314日)鮑師傅打假獲階段性勝利易尚餐飲兩類商標被判無效

“鮑師傅打假維權工作取得的階段性成果,歸功于國家對知識産權的重視和保護、對侵權和假冒行爲的嚴厲打擊,感謝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商標局、商評委、各地工商及法院的支持,我們也會進一步加強全國範圍內打假的力度。”在近日舉行的鮑師傅打假維權媒體見面會上,糕點品牌“鮑師傅”創始人鮑才勝這樣說道。

作爲“網紅”糕點品牌,鮑師傅紅了,但各種假冒仿冒、商標侵權讓鮑才勝吃盡苦頭。而在諸多假店中,北京易尚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加盟店是規模最大、侵權行爲最惡劣的。據不完全統計,其侵權門店數量高達數百家,遠超只做直營店、不做加盟店、全國僅有37家門店的正版鮑師傅。

事實上,真假鮑師傅的糾紛由來已久。據悉,北京鮑才勝餐飲有限公司和北京易尚均擁有“鮑師傅”商標,北京易尚也正是鑽了這個空子在市場上混淆視聽。據介紹,二者擁有的“鮑師傅”商標品類完全不一樣。鮑才勝在2013年注冊了30類糕點類“鮑師傅”商標,另外在35類廣告宣傳門店零售類也取得了注冊權。

而北京易尚的注冊的是32類啤酒、礦泉水、奶茶等品類以及43類的餐館餐廳等類別的“圖形+鮑師傅”商標;這兩個商標都由一個人頭像加“鮑師傅”和“Bao Shi Fu”組合而成。當前,北京易尚的這兩類商標分別在201810月和20191月被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進行了無效宣告的裁定。

國家商評委對北京易尚商標侵權行爲的權威裁定,成爲了“鮑師傅”品牌創始人鮑才勝進行合法知識産權維權的實質性保護,也將成爲後續打假維權工作最有力的武器。“這可以說是對北京易尚侵權行爲的釜底抽薪。”鮑師傅代理律師周益霞表示,這樣的結局對于鮑師傅未來的維權會有很大的幫助。

據介紹,鮑師傅的品牌維權官司也一直在進行。截至目前,“鮑師傅”品牌原創者和商標持有人北京鮑才勝餐飲管理公司,已經向侵權行爲最爲惡劣的北京易尚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發展的加盟商發起了18起訴訟。現階段南京、蘇州、北京已有7起訴訟已經結案,其中調解3案、判決4案,所有結案均判定被告商標侵權,另有11起訴訟正在進行中。

消息來源:中国新闻网

十五、(314日)鄧紫棋與蜂鳥音樂就藝名再起硝煙

北京商報讯(记者 郑蕊)313日,據網友發布的網絡截圖顯示,由于蜂鳥音樂早在2014年便申請將“鄧紫棋”注冊爲商標,因此鄧紫棋若與蜂鳥音樂真正解約,鄧紫棋恐難以再用藝名“鄧紫棋”發展個人事業,這讓鄧紫棋與蜂鳥音樂之間尚未平息的解約風波再次升級。

據悉,201495日,蜂鳥音樂已提出正式申請,將“鄧紫棋”注冊爲商標,商標類型爲普通商標,代理/辦理機構則是北京高文知識産權服務有限公司。隨後在2015720日,該申請通過初審,並于20151021日進行注冊公示,專用權期限直至20251020日。消息一出,瞬間便引發熱議。不少網友猜測,蜂鳥音樂將“鄧紫棋”注冊爲商標後,鄧紫棋本身今後將不能再用該藝名,以後或許要用真名鄧詩穎或是改爲其他藝名。

消息來源:北京商報

十六、(315日)“DAY DAYUP”與“天天向上”是近似商標嗎?

湖南衛視出品熱播娛樂欄目《天天向上》,將“DAY DAYUP”這一“中式英語”搬上了熒幕。而圍繞著“DAY DAYUP”與“天天向上”,卻産生了一場是否構成近似商標的糾紛。

近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在一份判決中針對上述問題給出了答案。法院認爲北京飛牛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飛牛公司)的第22683352號“DAY DAYUP”商標(下稱訴爭商標),與長沙喜玫瑰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下稱喜玫瑰公司)的第7681658號“天天向上”商标(下称引证商标)不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原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原商评委)对诉争商标予以驳回的决定最终被撤销,且被判令重新作出决定。

2018614日,原商評委作出複審決定,以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構成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的近似商標爲由,對訴爭商標的注冊申請予以駁回。

飛牛公司不服原商評委所作複審決定,繼而向北京知識産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主張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在整體外觀、呼叫和含義等方面存在差異,未構成近似商標,且訴爭商標經飛牛公司大量長期的宣傳和使用,已與該公司形成唯一對應關系,在指定使用的服務上具有較高知名度,加之訴爭商標對應品牌提供的服務具有特殊性,消費者具有較高的注意程度,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共存不會導致相關公衆産生混淆誤認。

經審理,北京知識産權法院認爲,訴爭商標“DAY DAYUP”由3個完整獨立的英文單詞組合而成,並非英文中的固定搭配或固定句式。而按照英文語法習慣,引證商標“天天向上”的英文對應翻譯應爲“make progress everyday”。因此,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在整體構成、呼叫、含義等方面均不相同,二者在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並存不會導致相關公衆對服務來源産生混淆誤認,未構成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的近似商標。綜上,法院于2018913日作出一審判決,撤銷原商評委對訴爭商標的注冊申請予以駁回的複審決定,並判令其重新作出決定。

原商評委不服一審判決,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稱,在日常生活中,相關公衆容易將訴爭商標“DAY DAYUP”翻譯爲“天天向上”,與引證商標在含義等方面相近,二者構成近似商標。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爲,訴爭商標“DAY DAYUP”的英文單詞組合並非固定搭配或固定句式,雖然原商評委主張日常生活中存在將“DAY DAYUP”翻譯爲“天天向上”的情形,但其並未提供相關證據予以證明,不足以認定這種不規範對應翻譯已經成爲我國相關公衆廣泛接受的習慣用法。因此,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在整體構成、呼叫、含義等方面均不相同,在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並存不會導致相關公衆對服務來源産生混淆誤認,二者未構成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服務上的近似商標。綜上,法院終審駁回原商評委上訴,維持一審判決。

消息來源:中國知識産權報

十七、(315日)走好“商标棋” 铺好“王者路”

說起《刀塔自走棋》,相信衆多遊戲玩家並不陌生,這款基于《DOTA2》開發的休閑遊戲由國內巨鳥多多工作室創作,遊戲上線不到10天的時間,就有超過70萬人下載,同時在線人數突破10萬人次。對于遊戲行業來說,《刀塔自走棋》就像是一匹黑馬突然闖入,讓人瞠目結舌。而當下,《刀塔自走棋》的走紅,也使巨鳥多多工作室面臨遊戲商標被搶注的困窘局面。

筆者在中國商標網檢索發現,目前,共有4件“刀塔自走棋”商標注冊申請,但其申請人並不是《刀塔自走棋》的創作者巨鳥多多工作室,而是來自上海、江西、深圳的3家互聯網公司。另外,還有多家公司提交了“自走棋”商標注冊申請,其中不乏騰訊、電魂等企業。一旦上述商標申請注冊成功,將會阻礙巨鳥多多工作室在對《刀塔自走棋》及衍生品等領域的進一步發展,甚至被迫放棄相關市場,對企業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無論《刀塔自走棋》遊戲多麽受玩家追捧,如果沒有走好“商標棋”,在遊戲行業恐怕也很難站穩市場,苦心培育的“種子”,最終讓他人吃了“果子”,真是苦不堪言。

值得一提的是,注冊商標是預防商標被搶注的有效手段,但是,這並不代表企業要盲目地注冊大量商標。企業應在考慮自身經營範圍和內容的基礎上,對當前市場進行商標注冊,建立起合理的行業布局。此次多家公司在《刀塔自走棋》走紅之時,搶先一步申請“自走棋”系列商標,而自身卻沒有相關的實質性遊戲內容。且不說“刀塔自走棋”和“自走棋”商標被許多公司搶注的行爲是否正當和合法,但在當今競爭激烈的市場環境中,想要獲得遊戲玩家的好評,開發出好的遊戲內容才是“王者”。

商標和經營內容相輔相成,缺一不可。此次《刀塔自走棋》遊戲遭遇商標搶注一事,也給業內遊戲企業敲響警鍾,爲避免商標被搶注後花費大力氣追索自身權利,應及早“織”好“商標網”,下好“商標棋”,做到市場未動,商標先行,才能使搶注者沒有可乘之機。

消息來源:中國知識産權報

十八、(319日)什刹海的假冒“老北京”何時休

为规范“老北京”招牌使用标准,一个月前北京市西城区对什刹海地区虚假“老北京”户外广告牌进行了整治。不过,北京商報记者近日走访发现,什刹海地区依然有商铺打擦边球,将招牌进行遮掩继续经营。此外,周边存在大量与南锣鼓巷等景点雷同的商铺,同质化现象严重。作为北京的一张名片,特色商业街如何破局同质化、突出特色化成为当务之急。

什刹海地區是北京舊城內最大的一片曆史風貌區,其中有大量的胡同商業區,煙袋斜街和荷花市場是其中最爲知名的商業區,也是較早獲得北京特色商業街稱號的兩條特色街區。今年2月,什刹海景區行政綜合執法中心牽頭,聯合城管、公安、工商、食藥監等相關部門對景區內的虛假牌匾進行了整治,“老北京”戶外廣告牌被撤掉30多個。除了帶有“老北京”字樣的虛假宣傳牌匾,對一些挂有其他地區的宣傳牌匾,如“老長沙大香腸”等,執法人員也進行了暫扣。

據了解,對于整治的亂用“老北京”旗號的招牌,分兩種情況,一種是原本“老北京”有這個項目,但是本身做得不正宗,不能代表“老北京”,比如老北京涮肉;另外一種是“老北京”根本沒有這個項目,比如老北京炸鱿魚、老北京榴蓮酥。但是整治之後,仍有部分商戶打擦邊球,遮擋招牌後繼續營業,不過也有部分小飾品、餐飲等商戶已經關門,有的打出了“撤店甩貨”的招牌。

清華同衡旅遊與風景區規劃研究所在2017年發布了什刹海地區的商業化程度及遊客行爲分析,其中,對什刹海區域和大柵欄區域商鋪概況進行了比較,分布密度方面,大柵欄區域平均每公頃有1.4家店鋪,而什刹海地區平均每公頃有4.4家店鋪(含水域面積)。什刹海區域的商鋪關鍵詞是酒吧、咖啡、百貨店、餐廳、王府、館、會所、CLUB等。而大柵欄的商鋪關鍵詞則是北京、前門、戲園、家常菜以及各種齋、坊、記、莊、總店等。

實際上,什刹海地區的定位早有規劃。20141029日發布的《什刹海曆史文化旅遊風景區管理辦法》(以下簡稱《管理辦法》)顯示,什刹海功能定位爲“景區是什刹海曆史文化保護區的核心區,是以展示北京傳統文化爲主的休閑旅遊區”,並且強調了景區招商的原則,“景區內的各類招商活動應當符合景區業態發展指導目錄,招商單位應當就擬引入的商戶是否符合景區的功能定位,事先征求什刹海街道辦事處的意見”。

20189月,市商務局出台《關于調整優化特色商業街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面向社會公開征集意見,《意見》再次強調了“特色”,特色商業街要根據區位特點和消費需求,展示“首都風範、古都風韻、時代風貌”的城市特色。

消息來源:北京商報

十九、(320日)雅詩蘭黛起訴網易考拉侵害商標權:索賠120

近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開了雅詩蘭黛與網易考拉侵害商標權糾紛一案的民事裁定書。

裁定書顯示,20187月,雅詩蘭黛(上海)商貿有限公司起訴網易考拉及網易公司主體公司,要求網易立即停止實施侵害“M?A?C”商標權的行爲,包括但不限于停止銷售侵犯涉案商標的産品,披露侵權産品的供應鏈或來源。並要求被告立即銷毀侵權産品;賠償因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給原告造成的經濟損失100萬元,以及原告为调查和制止侵权行为所产生的合理费用20萬元。

截至發稿前,網易考拉尚未給出官方回應。

據報道,2018年年初,據中消協報告顯示,網易考拉海購平台“自營直郵倉”銷售的雅詩蘭黛ANR眼部精華霜經過雅詩蘭黛中國公司鑒定爲涉嫌仿冒。而網易考拉也發表申明稱經SGS檢測比對認定,他們海購所售“雅詩蘭黛ANR眼部精華霜小棕瓶15ml”與國內雅詩蘭黛專櫃及全球5個不同國家和地區官方渠道銷售的9個同款商品紅外光譜特征完全一致,産品安全可靠。

消息來源:环球网